Clear

平时好好学习的高中狗|周六放风|圈杂墙头多|立志成为画手的底层写手|玻璃心|小学生文笔叙事混乱修辞生硬

【周翔】吻火·上

晚自习开的脑洞OOC向


一方死亡 化作灵体|HE【?|孙翔混乱邪恶|作者没脑子没常识全靠编|私设多


·私设有十一赛季轮回夺冠

·关系为友人以上

·狗血矫情不科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本是夏休期才开始的一个平凡午后,S市毒辣的太阳高悬,街道上打扮清凉的男男女女快步走过。不曾想,一个相当平凡的都市悲剧在下一秒发生。


汽车急速转弯与地面摩擦发出凄厉地嘶鸣,紧接着是撞上什么的沉闷声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周泽楷...你先冷静地听我说。”经理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切西瓜,他漫不经心地将刀放下,将白皙修长的右手放在感应水龙头下冲了冲,又拿起一片瓜。


“嗯。”简单的回应表示我还听着。


“孙翔他...出事了,车祸。一小时前,现在人在医院。”经理那头的声音带着十足的焦虑。


有那么一瞬间他像是被一月的冷流袭击,全身都被冻在了恐惧的牢笼里。他不知道那种情感是怎么回事,以至于他的大脑更加清醒,心思甚至比平时更为冷静。


“嗯。”良久,也许也并非很久,但在这一瞬里他渡过了漫长的十个世纪,见证了教会、国王与骑士的史诗斗争,再看着过往充满奇迹的一切在恶魔的火焰中静静焚烧。至世界只剩下虚无的尽头。


他有些茫然地抬眼。案板前有鲜红的瓜瓤淌着水,瓜皮外的霜气液化沾染上内里的颜色,细密的红色纹路随性地化开,布满整个白净的瓷盘。他突然觉得有些反胃,并想着那把刀所反映的太阳光是多么刺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孙翔他还是没有撑过这个晚上,他不是S市人,甚至父母都是过了好久才联系上,据说现正在欧洲哪国的机场焦急地等待。朋友也都不在,最后的时光,仍是坐在长椅上的周泽楷和其他轮回的队员陪他度过。


周泽楷已经记不清楚那天他是如何回到家了。


在联赛时,沉默可靠的队长总是一个人走在最前面,江波涛会站在他右手斜后方一点,而后紧跟吴启和杜明,吕泊远会和方哥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,柔道有时也会和前面闹腾的两人搭话。十赛季时转来了孙翔,一开始总是闷闷不乐地走在末尾,后来完全熟稔后便霸占了队长左手边的位置,严肃声称“身为队长最好的搭档自然要更亲近些。”因他人高手长腿长还很不安分地爱乱动 。众人又给他留了一大片空地自由发挥。


接到医生通知后众人也只是默默起身,几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儿走在医院的廊道里仍是熟悉的站位,但身后的众人却无法忽视,队长身边那一大片刺目的空白。

经理接到消息后还等在楼下,只是无力地安慰了几句后再安抚性地示意众人先回各家休息,俱乐部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。


在那段记忆迷惘的路上,周泽楷一直觉得少了些什么,他想:“并不是亲近熟悉的人死去后的悲伤。”


孤身到了地铁出站口,前面有对午夜才再见的小情侣在依依道别,娇俏可爱的女生挥挥手道:“拜拜啦,记得要早点睡好好休息哦~”他听着不歇的人潮穿过自己的身边,看着昏黄的路灯点点照亮前途。继续踏步向前时才想起:“或许人体的36.5℃与比现在40℃的路面更加炽热。”


周泽楷还想起了那个最好的搭档走在他身边时,因为身高的缘故,明明也差不了多少,却总爱凑近他的耳边说话,年轻人温热又湿润的呼吸拂过耳垂,伸入脖颈,然后周泽楷就微笑着对上他的双瞳,多么明亮耀眼,那时他感受到年轻人烈火般熊熊燃烧的热情,和来自队友最可靠安心的信赖与支持。



“简直像梦一样。”下午出门走得太匆忙,连空调都没有关,周泽楷回家后便躺倒在大床上,回到私人领地后,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就像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霎时轰然粉碎,很快,麻木盯着天花板的双眼变得混沌,终于,他落入了无边安稳的黑暗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熟悉刺耳的闹铃将周泽楷吵醒,昨天的事来的突然,他还没调整过来,这才是夏休后的第一天。


时间刚好6点整,周泽楷却是没有心情再睡下去了,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孙翔这个人在他心中显然是有着重要地位的。思及此,他又是长叹一声,将面庞整个埋进柔软的薄被中,整个人像孩子一样地缩起。大脑却不受控住的想起和孙翔有关的一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一赛季,轮回夺冠,创造了虽有遗憾却也辉煌的三冠战绩,这是周泽楷第三次和他的队友捧起那个象征无上荣耀的奖杯。同时,那天也是另一位选手最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,那个从越云嘉世一路闯来的少年,曾有轻狂得意时千人喜爱,也有落入谷底时感到无边失落与不甘,背负着争议与质疑来到轮回,终于羽翼蜕变。收获了属于他们的掌声和荣誉。


灯光渲染过度的场地,台下观众海潮般涌来的欢呼与掌声,眼前盛景,饶是已看过两次的周泽楷也不经动容,这就是荣耀。

左边传来不小的一声抽泣,周泽楷侧目,了然笑道:“哭了?”孙翔红了眼眶,开口还带着黏糊地鼻音:


“没有哭!...好吧,就是哭了。”他顿了一顿,整理语言继续说道:“以前叶修和我说过,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,那时我不懂,当他放屁。后来小事情和我说,我也没当回事儿。可是等我懂了的时候,嘉世也完了,我以为都晚了的时候,就来到了轮回。结果又发现,还不晚啊。周泽楷,你说,老天为什么老打我脸啊。”孙翔扯出一个超难看的笑容:“你说,轮回怎么这么好啊。”


一向木讷慎言的枪王也被感染,安慰样的抬手搭在对方的肩上:“轮回很好,你也很好,冠军,是轮回的!”身旁的众人听见了话,也一齐欢呼高喊“轮回!冠军!”

十一赛季本应这样在一片欢笑与圆满中落下帷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夏休正式开始前一天的上午,周泽楷收拾好了衣物正要动身回家,听见宿舍大门前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叫唤着:“什么?!你和老爸又不告诉我就偷偷去旅游了,我回家咋办啊?!......我把家里的钥匙弄掉了啊,也不想住宿舍!......住酒店?你们太绝情了吧!”


也许是那日天气正好,风也清爽,亦或是周泽楷的灵窍被突然打通,总之鬼使神差下,他望着才挂掉电话正气鼓鼓的孙翔,发出邀请:“要不,到我家来住几天吧,没有其他人。”


孙翔听见这话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呆滞了好一会儿,又像才反应过来一样,喜悦肉眼可见地爬上眉梢,“周泽楷?!好呀,那我就来打扰了!”说完背身,以职业选手的惊人手速按出一通电话号码,趾高气扬就像在炫耀一样说道:“没事儿,不麻烦您帮我订酒店了,我家队长要收留我啦!哈哈哈哈哈哈”


青年活力的声线与蝉声交织,陷入夏日美妙的梦境中,枪王也不自觉地勾起嘴角,脖颈和脸颊浮现一片绯云般的红。


孙翔挂掉电话转头,疑惑的看着眼前人:“周泽楷你脸好红啊,是不是热到了?我去给你买瓶冰水吧。”


“不是,正常。要去一起吧”青年以含糊回答。


“啊,这样啊,我宿舍还没收呢。队长你就先走吧,你到家了就开好空调切好西瓜等着我。我下午到了给你打电话,出来接我吧!”孙翔大大咧咧自说着话走在前面。


周泽开心地跟在身后,有些小雀跃,把那句不合时宜的“队长,周泽楷,别随便换着叫。”烂在肚子里。


只温柔地回答道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床都给你铺好了,西瓜也买了,运气为什么这么不好呢?这番周泽楷还顾着感伤,处于一种至今未察觉的失真中,就被经理的一通电话给拖出了回忆“小周啊,你居然起了?这么早打扰了,其实也就是昨天的事,想着你既然是队长,就该通报一声......”


接完电话后,周泽楷只好下床,准备洗漱,路过客房时不经意扫了一眼,整个人又立刻怔住了,全身被一通冰水浇的彻底,那儿原本是为孙翔准备的房间。


提前打理好的整洁床铺,此刻却像是被蹂躏过了一样。


脑海里闪过世邀赛双人合宿期间,有个人极其糟糕的睡相。


周泽楷颤抖地吐露出声:“孙翔?”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的嗓音有多么干涩嘶哑,还有那语气中掩藏着的未名的恐惧与兴奋。






·不要激动,万一只是进强盗了呢?

·其实不是,小周只是怕的。

·名字大概无意义

·接下来是同居甜饼吧,大概【名字没有什么意义的...吧?